封印解除,删号重练

That's my name.

以下是本人的一些碎碎念和笔者脑海里闪过的小故事(或者片段)。

活了二十九年,今天第一次完整看完《三国演义》,之前每每看到诸葛亮北上伐魏之前的出师表就开始泪奔,剧情一到上方谷我就立马丢盔卸甲、落荒而逃,打开「生活大爆炸」之类的乐呵乐呵,三国结局司马懿得天下也不是不知,但都不是自己看来的。

为何每次都不看完,一是之前的自己向来是不喜欢结局的,结局说明就定格了,再也没有其他可能性了;二是就像钢铁侠没了漫威在我心中就没了一样的,当司马懿从上方谷捡回诸葛的木像说“此人千年一遇,活着可恨死了可惜”时,我就还看个嘚了。

(回想起来,《军师联盟》我也没看完哎哟我的妈)

如今能看完,说明我已成为一名勇士。那么,就借用司马大病这句话,在此碎碎念一番,纪念从此跟着我混江湖的名字。

“让我从冬眠中苏醒的就是你吗?幸运者。”

还记得四年前的那个冬天,南岳半山腰上的那个人跟我说:“一模一样,你也有那样一双善良的眼睛。”之后接着的话现已模糊不清,但我肯定的是,那些内容让我不喜欢再被“善良”一词黏在我的眼睛上了。

从山上下来后,背上的符咒被撕扯掉,少年转身连背影都不曾踌躇。如果说从那时开始接受自己,那么现在我已经懂得尊重自己。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有个扎着长长马尾辫的尖尖下巴的女生,每天骑着个轮胎尺寸小小的自行车,写着一手好字奏着一手好琴。她知道我的一切过往,也用她本没必要做的一切来包容我。从志学之年到大学毕业,我受到的照顾现在回想也会感叹这神奇的命运眷顾。

然而儿时的我懂个屁的「回避型人格障碍」,无意的举动或言行多次都让这段友情处于支离破碎的边缘。「Joker」里的亚瑟好歹也会随身携带一张卡片告知对方自己有“狂笑症”,而我只会无意识去伤害对方而不自知。

故事的后来她肯定是没有抛弃我的(抛弃了也是我活该,我现在大病好了,我肯定也会死皮赖脸追回来)。还有几位情况类似的朋友也一样,一路走来,非亲非故却一直还在。不说谢,因为更有实际意义的是现在及以后的我以什么方式在你们的世界里嬉皮。

现代社会的平日生活中的人与人,其实更多就是一层似有可无的关系,用古美门那个大毒舌的话说就是「人生而孤独,孤独地来,孤独地活着,最后孤独地死去」,所以一撇一捺顾好自己的脚下就够了,没错,但现在,想到这儿我就无比坦荡,因为理解人的孤独,而我身后还有不会离我而去的人。

至于平日的社交,我是真的恐惧,之前恐惧更多来自我不知如何处理密集的人群和信息,不知如何回应不知如何维护,然后就成了一名搞笑人(内里的我是多么严肃端庄雅正大气的存在啊)。之前的我会不自觉地希望在人们心中留下的是正面、善良、可靠的形象(回避型人格障碍 again),以至于我倒没有那么尊重内在的那个自己,不敢表达真实想法,甚至不会有任何对那些美好事物的奢望,觉得都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骨子里的不自信转化成了对世事的不在乎。

但经过这几年的历练,懦弱、退缩的那个自己长大了(黑化了),我知道,我也是值得那些美好的事物的。还好我读过一些不会骗人的书,有自己心中对什么是美好的判断。也还好,身边的人就算不能非常互相理解,也会真心待我。

那天拿到新的身份证,拍对比照给身边几人,妈妈说我太瘦了,这张照片也没拍好,眼睛没有那么好看;冰清说她看到新的照片,眼神里是「刚毅」和「自信」,这两个词太打动我了。(虽然那张照片是真的拍照时聚光灯照得我睁不开眼)

为何办新身份证?是的,我改名了,我的眼睛不再是巧笑倩兮,希望我是怀瑾握瑜。是的,我要雕刻的是清澈而锋利的眼神,祝我好运。

嗯,自从得了司马大病,对于社交的恐惧就好了不少,现在的我会更尊重自己,也知道克制自己对他人的好,免得引起别人心中不必要的波澜(此时王勉在你的脑子里抱着吉他大声唱:不打扰是我的温柔)。

不看之前的脚步,不数过往的果实,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做出什么自己满意的事,我也只能期待自己是大器晚成的种族了。今天看完《三国演义》,想象要是把我扔回一千八百年前能做啥?我估计连南阳茅庐里的那个小书童都不如。又到了严重感知自己脑袋里空空如也的状态了,这次不能再嬉皮过去了。

但话说回来,何时都不晚,比如活了快三十年了,我现在已经能不脸红地说出我之后想干什么、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了(多谢那个抓个人就问他理想是什么的中二病)。

以前看一本书会去思考作者怎么棒怎么牛逼,怎么把人物刻画这么立体怎么把情节铺垫这么精彩,活像一个评论家。我不要,我要自己来。现在看一个作品我想的更多是这个人物要是是我,我会给其什么样的背景和成长,为何这个人物会是现在这样的人格,如果我来创造,怎么给其加上无比的人格魅力?

你懂我在说什么的话,那回头我请你喝一杯科罗娜。

我当然知道根本就没几个人会点进来(第一次加载时长太劝退 + 我的碎碎念有什么值得关注的),点进来的人也没几个会看到这里,所以我更加可以说一些此时此刻的真心话了(对,或许明早醒来就会换一个想法)。

刚刚看到置物架上科罗娜的专属位置空了的时候,我尖叫了一声,这怎么可以。感谢此刻的深圳比起更国际化的大都市上海来说,外卖便利不止那么一两点,结果就是现在我的键盘旁边就是一瓶冰镇的科罗娜,这让我很安心。

啊我可不是酗酒,酗酒的大冤种作家在钱德勒的小说里呢。我只是一个海盗,像 Captain Jack Sparrow 一样,在深夜汪洋的摇摇晃晃的船舱中边喝着他的 Rum 边研究着地图,看看接下来要驶向哪片陆地呢。

总之我想说的就两点,一点就是原来我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好好学;第二就是做自己的感觉真他妈爽。你一定要试试,就算你劣迹斑斑、正邪随心、喜怒无常,但还是会有傻子会跟你臭味相投的。

嗯,欢迎来到这个充满丑恶也充满爱、充满不公也充满可能性的世界,第一次对你说,生日快乐,瑜。

最后,能看到这里的人啊,我爱你。